古国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古国小说网 > 三国:积粮万石,黄巾终于起义了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郭图献计,渤海王身陷囹圄

第一百六十九章 郭图献计,渤海王身陷囹圄

刘弥差点就信了。

不过心里很有数,很快意识到自己并非这块料,于是开玩笑道:“开个玩笑,小王擅长烤肉和做鸡,不会做鱼。”

两人又聊了一会,典韦突然又急匆匆的派来。

“又发生何事了?”

典韦嘿嘿一笑:“主公,还想吃那个肉……”

刘擎指了个位置,示意典韦坐那去,典韦老老实实的坐下,凑在火盆旁烤了烤手,然而即便坐下,典韦也是很大一块,刘弥见状不由得退了退。

典韦身上的杀伐之气给了他很大的压迫感。

“自己动手。”刘擎指了指一旁的小刀,随后看着刘弥道:“典韦,正好我们在商议夺取袁军粮草之事,如今袁军立足未稳,军心浮动,夺粮之事,宜早不宜迟。”

刘弥见刘擎说起了军务,自觉的一拱手,道:“大王,小王告退。”

“不妨事,自己人,无需避讳!”刘擎客气的说,但刘弥我行我素,告礼后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梁王这人肯定活得久!

既懂得享受,又知进退,即便刘擎如此客套,他也没有麻痹。

典韦大快朵颐,满足的啃食着肥美的烤肉,任凭油脂从嘴角渗出,吃了两大口,才说道:“主公,要如何干?”

他只负责这个。

“袁军大营设在城南,由颜良坐镇,而文丑坐镇城西,今日夜里,你率虎卫从东门杀出,攻其围城所部,颜良必会以为本王要突围,他会如何做?”

典韦咀嚼着肉,摇了摇头。

唉,真是商议个寂寞,还是直接通知典韦怎么做就好。

“颜良以为本王要突围撤离,他必会让从南大营出兵追击,再通知城西的文丑径直向北,以截断本王北还之路,如此一来,城南大营空虚,我便趁机劫营,夺取粮草!”

“好计!”典韦点评一句,接着又扯下一块羊排,啃食起来。

“你进攻时,需尽量往外突破,做出要突围的假象,如此,袁军才能会信!”

典韦点点头,“主公,我直接真的往外突不救完了,若是突围成功,回头我再突回来!”

好吧,是本王肤浅了,演的再好也是演的,直接来真的,往外突围,袁军必定当真!

“主公放心,我一定将动静搞大,引颜良来攻打!”

计划敲定,入夜之后,刘擎与典韦分头行动。

为了能更快的夺粮撤离,刘擎并不打算使用车子,正好从袁军那夺了两千多匹马,刘擎打算就用马驮。

夜黑风高,冰冷刺骨。

典韦悄悄从东门而出。

同时,城南袁军大营,中军帐中火光通明,人生鼎沸。

“哈哈哈,郭别驾光光临,不剩荣幸,此战我们更有把握了,文将军,你说是也不是!”

文丑也跟着笑笑,对郭图道:“别驾勿怪,先前因为疏忽,致使许军师被俘,如今这渤海王被我军困在蒙县之中,插翅难逃!别驾有何妙计,还望不要吝惜,指点一二。”

郭图听得好话十分受用,脸上稍稍浮现些许得意,淡淡回了声,“一定,一定!嗬嗬。”

颜良好奇,打听起了汝南之事,问道:“郭别驾,不知陈王之事,进展如何了?”

郭图瞄了颜良一眼,摇了摇头道:“万事俱备,只待吉时,两位将军怕是只能遥祝主公了,就连我自己,唉……”

许攸被擒,消息传回汝南之后,袁绍立即派了郭图前来,充当参军,而郭图因此也要错过即将进行的祭天登基了。

颜良安慰道:“别驾勿恼,待我等擒了渤海王,便是大功一件,届时袁公必定重重封赏!”

郭图点头示意,旋即说道:“渤海王用兵诡谲,对蒙县需严密监视,即便是夜间,也不得放松!”

“别驾说的是,我这边增派哨探!”颜良道。

文丑也说:“俺也一样!”

两位将军的配合给足了郭图面子,十分受用,他正欲开口,突然被一兵士入帐打断。

来人急道:“主公,东门驻军遭遇猛烈冲击,渤海王欲从东面突围!”

颜良听闻“蹭”的一声站起,带动盔甲一阵嘈杂响动,急道:“想不到刚刚说完,渤海王便有此一举!来人,速速集结骑兵!”

“且慢!”

郭图出声制止,颜良顿住脚步,看着他。

郭图徐徐站起,道:“山阳郡在北,渤海王若要突围,为何不向北突围?”

文丑回道:“正因城北重要,俺在城北驻扎了重兵,而城西与城南分别由俺与颜将军把守,自然万无一失,唯独东门,实力最弱,渤海王数日观察,今夜行动,看来已经看出端倪!”

“应速速迎击!”颜良催促道。

“颜将军且慢!”郭图再次制止,“需先验证渤海王真实意图,方可行动!”

“如何验证?”

“简单,派一千人进攻南门,便可知渤海王是真的要突围,还是在谋划别的!”

颜良文丑双眼一亮,派出一千人,无伤大雅,若能试探出渤海王真实意图,岂不完美!

“好,便依别驾之!我亲率骑兵去驰援!”

“不急!”郭图又反对道。

“啊?郭别驾,这……”颜良给郭图整不会了。

此事郭图思绪翻飞,拼命揣摩渤海王行动的意图,不知为何,他本能的觉得渤海王是不会突围而走的,但他缺乏证据。

而这种直觉,来自于一次次被渤海王所败,渤海王若行事,历来不会想一出是一出,而是谋定而后动,那么这一次突围,问题的节点在于哪呢?

“在于哪呢?”郭图嘀咕着。

颜良与文丑见状,也没有吱声。

“有了!”郭图突然道:“两位将军,这般想,渤海王当日俘虏了许攸,本已经可与走脱,可他为何没有直接离开,而是驻扎于蒙县,等待你们的包围,听你们所说,渤海王可以没有辎重的,他释放了俘虏,只带走了战马与铠甲兵器,按理应该速速撤离才对!”

颜良与文丑对视一眼。

对啊,渤海王那日明明可以直接离开,为什么不走?然而等他们来围城?

两人嗅到了一股阴谋的气息。

“别驾,你说渤海王为何不离开?”

郭图不假思索的回道:“既然不走,便是为了牵制尔等,若我说的不错,渤海王其余大军,必然已在徐州攻城略地了,要不了多久,陶谦的求救信,便会发到袁公那里。”

文丑一时没反应过来,道:“别驾是说,渤海王只身涉险,为的是牵制我们与梁国之兵?”

郭图不敢断,这只是他的猜测,只是回了一句:“很有可能!”

“那此番突围东门,是为何?”文丑追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