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国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古国小说网 > 大小九九 > 第六十章 跟自己和解

第六十章 跟自己和解

高达山接张兰兰下班,没有直接送张兰兰回家,而是去了张兰兰家附近,南河北岸的带状公园。高达山和张兰兰坐在长凳上,张兰兰眼里含着泪花,情绪依然糟糕。昨天晚上下班,高达山把毕业以后去大修友艾自控有限公司工作的决定,告诉了张兰兰,张兰兰极力反对,无论高达山如何解释,张兰兰反复强调,不能让高达山受这种委屈。

高达山看着张兰兰忧伤的面孔,感觉心里好痛,只能耐心地劝解张兰兰:“兰兰,这家公司对我来讲挺合适,公司的产品跟我学的专业对口,另外公司技术人员少,我去了可以挑大梁,还有我可以做很多我感兴趣的实验。再说,只签五年工作合同,五年以后,我有权力选择离开。”

张兰兰心情惆怅,对未来也感到遥不可期:“一等就是五年啊。”

高达山继续劝解张兰兰:“我其实也不想过快地换工作,做技术的,需要有耐心,把一个产品做完善了,就得好几年的时间。”

张兰兰眼泪流了出来,更咽着说:“我就是觉得你太委屈了。”

高达山明白,张兰兰心里的疙瘩是自己为了得到一套房子与一家小公司签了五年工作合同,无论自己如何解释自己适合这家小公司,五年的时间并不长,也解不开张兰兰心里的疙瘩。因为那家公司确实是小公司,五年的时间其实并不短,也可以视为很长,如果只说自己适合这家小公司,顾左右而他,回避自己为了得到一套住房去这家小公司工作,很难解开张兰兰心结的疙瘩。直接面对问题的根源,把问题摆在明面,又如何跟张兰兰解释,而不是跟张兰兰理论,让张兰兰从心里认可自己对工作的选择,回到两个人快乐幸福的生活中来,高达山认真地想解决办法。

高达山想起了一句话,虽然高达山自己也没有完全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高达山还是想尝试一下,说给张兰兰听。高达山站起来,蹲在张兰兰的面前,双手扶着张兰兰的膝盖,看着张兰兰的泪眼,认真地说:“兰兰,我看过这样一句话:人要学会跟自己和解。”

张兰兰两手放在高达山的手上,含着泪花的眼睛透出丝丝忧伤,按着自己的思路劝说高达山:“你就低低头,去跟方老师说,我不同意你的决定,咱们不要那套房子,你不去方老师的公司工作,我跟你和解,你跟方老师和解,大家都和解,多好啊。”

高达山笑了:“哈哈哈,我还没跟你解释这句话的含义,你却反过来拿这句话劝我了。”接着试着解释:“兰兰,我说说我是怎么理解这句话的,人要学会跟自己和解,我的理解是,人要学会和自己交流,跟影响自己情绪的一些事情达成和解,跟影响自己生活的一些事达成和解。”

张兰兰还是劝高达山:“你说的那些大道理我也明白,你跟自己和解,低低头,去跟方老师道歉,不去方老师的公司工作,我们接着租房子,在我生小孩之前,总会租到房子的。”

高达山是想说服张兰兰支持自己的选择,而不是按张兰兰的劝说回到从前。高达山重新整理思路,有必要把自己当时做决定的心路历程讲给张兰兰听。高达山首先跟张兰兰商量:“兰兰,人要学会跟自己和解这句话,其实我也不是很理解,我试着跟你解释一下,如果有的观点你不认可,最好等我说完了,咱们再讨论。”

张兰兰点了点头。

高达山边思索边解释:“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这样一些事情,这些事情的特点是,事情本身就存在,我们改变不了,例如我在高村长大,就改变不了。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会遇到这样一些事情,这些事情的特点是,肯定会遇到,绕不过去,必须去面对,例如我们现在需要住房,我们必须想办法找到地方住,开始的时候,我俩的意见是一致的,租一年房子,我毕业留在研究院工作,然后搬到研究院的单身宿舍去住,等着研究院分房子,当方老师说把这套住房给我,我也不是立刻做出决定要这套住房,而是经过认真考虑才做出的决定,虽然考虑的时间比较短,但是我看到了远景,我们一家四口有睡觉地方、有吃饭的地方、有玩耍的地方、有看书的地方,其乐融融,我的代价是到方老师的公司工作五年,我确实也挣扎过,方老师的公司跟研究院相比,实在太小了,但是我明白一件事,我在哪个单位工作,我都得努力工作,才能让我们的生活一天天地好起来。当我作出选择之后,感觉很奇妙,选择之前的犹豫、焦躁、比对都不存在了,心情回归平静,只想跟你稳稳当当地过日子,踏踏实实地在方老师的公司工作五年。我想讲给你听的是,太在意我这次选择,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认可我这次选择,便能坦然处之。”

高达山的语气有些夸张,道理叙述得很清楚,高达山的眼神是坚定的,看不出半点儿委屈,跟往常一样认真、调皮、快乐。张兰兰双手放在高达山的手上,‘人要学会跟自己和解’这几个字在张兰兰眼前跳动,想起了自己和高达山相恋的初期,有两件事情曾经困扰着自己,一是自己比高达山大四岁,二是高达山家是农村的,高达山用大个的四喜丸子劝解自己的情景历历在目,自己坚定地跟高达山走在一起也得到了回报,自己和高达山获得了爱情,也获得了家人、亲戚、朋友、同事的美好祝福。

想到这里,张兰兰心里那个沉闷忧愁的小兔子,慢慢恢复了快乐的天性,欢快地蹦跳起来。张兰兰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口腔也变得清新了。张兰兰把高达山拉起来,让高达山重新坐在自己的身边。

张兰兰把头靠在高达山的肩上,语气舒缓又坚定地说:“生活给我们出了选择题,我们必须作出选择,无论选择是对是错,都不能让你一个人扛着,应该由我们两个人一起扛。你既然作出了选择,我们就一起迎接这个选择,这也是生活中的一种乐趣。”

高达山搂着张兰兰的肩膀,心情舒畅,非常满足生活赐予自己的幸福,而最大的幸福就是张兰兰与自己身心交融。

高达山感慨地说:“兰兰,说真的,你确实比我聪明。”

张兰兰开心地笑了:“呵呵呵,别拿我开心。”然后关心地问高达山:“对了,今天考试怎么样,没受影响吧?”

高达山恢复了自己爱调侃的本性,又吹起了牛皮:“影响大着呢。你要是情绪好,我能考一百零一,你要是情绪不好,我只能考九十九了。”

张兰兰用头蹭着高达山的肩膀,笑着说:“呵呵呵,又哄我开心。还有几科没考啊?”

高达山又牛哄哄地说:“还有一科试验,手拿把掐。”

张兰兰笑了几声:“呵呵呵。”对高达山说:“回家吃饭。”

高达山轻松地说:“我们现在回家,把事情跟你爸妈说清楚。”

张兰兰打开家门,看见大哥、二哥、三哥都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