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国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古国小说网 > 系统哭着跪求我成神! > 第43章 你的头,在这里

第43章 你的头,在这里

就在小男孩拦住白司乔的时候,在从奶茶店里跑出来一个女人,她着急的拉住小男孩,欠意的道:“不好意思,这孩子总是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给你添麻烦了。”

女人应该是孩子的妈妈,也就三十多岁,身材消瘦,一脸憔悴,头发乱糟糟的,精神看起来很不好。

小男孩执拗的说:“真的,我真的看见姐姐了,姐姐说她找不到头了,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

女人崩溃的说:“你不要说了,妈妈求你了,你能不能像一个正常的孩子一样,你这样子让妈妈怎么办?”

她离婚后带着两个孩子,现在已经失去了一个,她不想另一个孩子变得疯疯癫癫,她只想让他平安长大。

白司乔看出她精神状态不太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从气色上看,这个女人家里确实刚出了丧事,家里也确实闹过鬼,是不是她大女儿,目前看不出来。

白司乔善意的道:“你好,我能问一下,你大女儿是怎么死的吗?这孩子明显是看到了什么,不管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他看到了,就对他造成了困扰,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

小男孩抢着回答:“姐姐是憋死的,她吃了玩具,吐不出来,这样……”小男孩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用力的比划,“姐姐这样子,很快就不动了。我听别人说,你最会找头了。”

白司乔:“……”

孩子妈妈听到这里,捂着脸,痛苦的说:“别说了,别再说了!”

她实在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拉着孩子想要离开,那小孩一步三回首的看着白司乔,童真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求助。

白司乔不想多管闲事的,但是这孩子不知道在哪知道他能帮助别人,还会找头,所以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仿佛他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能解决他麻烦的人,他是他的战神!求战神解救!

白司乔嘴里的奶茶瞬间就不香甜了,让他知道谁传出去的谣言,他带他去钓鱼!

白司乔快走几步追上去,“姐,我知道你不信鬼神,我有个朋友是心理医生,可以给孩子看看。”

刘月停下来,解释道:“我们已经看过了,医生说他亲眼看到姐姐死,受到的刺激太大,产生了幻觉。”

白司乔安慰道:“我那个朋友是国家级的医生,他也不要钱,给孩子看看吧,孩子一直这样,以后怎么办?”

刘月没听懂国家级的心理医生是什么等级,但是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一个陌生人能为了她的事这么上心,刘月不好意思一直拒绝,这孩子确实是她的心病,“那……谢谢你了,我,请你们喝咖啡吧。”

她实在是太穷了,想说请他们吃饭,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刘月觉得自己太窝囊了,怎么能过成这个样子?

白司乔找了一家咖啡厅,把母子两个安顿好之后,给谢一周打了个电话,知道他迷糊,特意去门口给他发了个定位。

这时候,小男孩跑出来,一把抱住白司乔的腿,白司乔低头看他,“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白心宇,五岁。”

白司乔笑了,“你也姓白啊,那咱们八百年前是一家。”

白心宇抿着小嘴,笑了,“你真的相信我吗?”

白司乔看了一眼他苦命的妈妈,小声的:“我相信你。”

白心宇高兴的扬起笑脸,转瞬又失落起来,“我说的是真的,他们都不信我,我爸爸在外面有了别的孩子,不要妈妈、姐姐和我了,妈妈为了养我们,一天打好几份工。我们俩在家的时候,姐姐不小心吃了玩具,爷爷奶奶和爸爸来了好几次,都在骂妈妈,妈妈一直哭一直哭,我看到姐姐了,姐姐说不怪妈妈,她爱妈妈,可是妈妈看不见,听不见。”

白司乔摸了摸白心宇的头,心说这是什么绝世狗渣男。

“你们现在在哪里住?”

“我们现在租房子,爸爸说要带走我们,就不能要别的东西,我都听到了。”白心宇说着,稚嫩的脸上竟然有了恨意,“妈妈带我们走,住在了出租房里,我们什么都没有,奶奶连衣服都不让我们带走。”白心宇指着身上十块钱一件的地摊货,“这是妈妈给我买的新衣服,好看吗?”

白司乔后悔了,他应该跟狗道歉,这种人渣跟狗沾边,都是在侮辱狗。

白司乔蹲下身,心塞的道:“好看,你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一会儿另一个哥哥来了,你要跟他实话实说,他会相信你的。”

谢一舟听着导航信息,打车赶过来,到了门口转悠了三圈,还是被白司乔接进去的。

刘月没想到白司乔所说的国家级的心理医生,竟然眼神不好使。谁知道谢一舟看着她脑门,一上来就一句:“你的命真苦。”

白司乔拉他坐下,这孩子说话还是这么直接。

谢一舟说着别人的人生,语气平淡,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你少年丧父,中年丧母,没有兄弟姐妹,二十多岁的时候工作也不错,可惜结婚了,没了工作,老公又有了外心,现在养着别人还养着那个私生子,离婚之后你带着两个孩子净身出户,女儿又没了,你这儿子,估计也要被你前夫抢走,你会一无所有。”

刘月震惊的愣在原地,她家里的事情都没有跟白司乔说过,她现在穷的只剩300块钱的存款,俩人也没有串通好了骗她的必要,他是怎么知道的?想想她的人生,她确实觉得,够苦的,老天爷就是这么不公平。

谢一舟在桌子上摸索着,白司乔见状递上给他一杯水,谢一周喝了一口,“要解决你儿子的问题,得从你女儿身上下手。”

刘月脸色再次沉了下去,缓缓的道:“我出去上班,两个孩子在家玩,我女儿把玩具吃进了嘴里……”女人说到这里,眼里掉下来,话再也说不下去,情绪缓了很久,她才继续说,“我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了,没救过来,已经下葬了。”

白司乔接过话题,“我们得看看你儿子做梦的时候是什么状态,我们能去你家里看看吗?最好是晚上孩子睡着之后,你要是不放心,我们可以以直播的状态,让网友监控我。”

刘月擦了擦眼泪,“不用,没什么不方便的,我知道你,你一直在做好事,以前我在网上见过你。”

白司乔了然,怪不得小屁孩说他会捡人头。

白司乔和谢一舟跟着刘月来到出租房,这就是一个二十多平米的公寓,一室一厅,一下子来了两个大男人,小小的客厅感觉有点挤,刘月不好意思的道:“你们找地方坐,我给你们倒水。”

“不用,我们不渴。”白司乔坐下后,从系统里兑换了两万块钱,放在桌上,“刘姐,给你们一点生活费。”

刘月赶紧拒绝:“不用,我上午去超市当半天收银员,下午去当小时工,晚上还能发传单,我能赚钱。”

白司乔摸了摸小孩的头,“给孩子买点吃的吧,以后你有钱了,再还我。”

刘月红着眼圈,感激的道:“谢谢,谢谢你。”

正说话,虚掩的房门被人推开,一个中年人和一个老太太站在门口,看到家里有外人,男人蹙起眉头,“你们是干什么的?”

刘月冷下脸,“干什么的关你什么事?这里不欢迎你,赶紧走。”

她要关门,老太太走向前来,推了她一把,老人一脸的尖酸刻薄,看到刘月手里的钱,激动的一拍大腿,“哟!这是哪来的钱哟!刚离婚没几天,就耐不住寂寞了,赚这种钱你也不怕得病!”

刘月的脸被气的快要滴出血来,“你胡说什么呢?你这么大年纪了,能不能积点德,你不能这么侮辱人!”

老太太嗓门又尖又细,恨不能让这里所有的人都听见,“我侮辱你?你都把野男人领家里来了,我怎么侮辱你?你把我孙女害死了,还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你把孙子还给我!今天说什么我都要把我孙子带走!”

“我孙子呢?”老人冲进去,抓住白司乔身边的白心宇,硬往外拽。

“我不走!你放开我!”白心宇拼命的挣扎,老太太年纪大了,没摁住他,眼看着白心宇就要挣脱开,他爸一手掐住他,对着屁股踢了一脚,“别闹了!跟我走!”

这一脚的力道着实不轻,白心宇被踢的直接趴地上,嗷的一声哭出来,“我不走!妈妈!哥哥救我!”

刘月一看到对方打孩子,生气的冲上去,和对方推搡起来,“你凭什么打我儿子!”

老太太看到她抓自己儿子,伸手就要打人。

白司乔冷着脸站起来,“别动,你身后有人。”

老太太被他的眼神吓一跳,“什么人?”

白司乔直勾勾的看着她身后,“一个没有头的小女孩,她就在你后面。”

老太太年纪大了,还真信这个,吓得她紧紧挨着她儿子,不敢对刘月下手了。

这时候,公寓里不少人都开了门,站在门口往这边看,听到老太太那几句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刘月偷人,她丈夫来要孩子。不少人对着刘月指指点点,这女人太不像话了。

刘月根本就没有时间解释,她的所有的心思都在孩子身上,她死死的抱住白心宇,“说好的儿子给我,你们不能带走他!”

男人看着她这幅样子,蓬头垢面的,身材走样不说,还不知道打扮自己,再一次庆幸自己跟她离婚,这样的女人他带出去都丢人。他嫌弃的道:“说好的你会好好照顾他们,可是你现在把我女儿害死了!孩子必须给我!”

刘月崩溃了,“我愿意这样吗?我宁愿替她去死!”

为什么她什么东西都不要,也带两个孩子离开,因为这两个孩子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是她一个人养大的,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只有她,没有父亲!他们的父亲只会挑毛病,儿女犯了一点小错都会被打骂一顿。

那个小三她也见过,和她婆婆一样的脾气,如果把俩孩子留给他们,她的孩子肯定要吃苦。

白司乔走到男人身边,捏住男人的手腕,轻松把他的手掰开,把人推到一旁,举着手机说大家说:“想给你们看看什么叫人渣。这个男人是个王八蛋,他婚内出轨,找了小三还和小三生了孩子,让前妻带着两个孩子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给,我听孩子说了,连孩子的衣服都不让拿。他现在还有脸上门来抢孩子,诬赖他前妻偷人,对了,偷的人是我和小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白司乔看着对方怒气腾腾的眼神,不好意思的解释了一句,“我是个慈善主播,我是来帮刘姐的解决家庭困难的,这两万块钱也不是什么卖身费,是给孩子的生活费。”

围观的人这时候听明白了,这两个才是人渣。

白司乔嘲讽的说:“你不来我还要去找你,正好,让大家给做个见证,孩子被判给了他妈妈,你应该给抚养费,你不但不给,还来抢孩子,这是不是可以提起诉讼?”

男人脸色越来越难看,刘月趁机把孩子抱到怀里,搂得紧紧的,这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念想,生怕再被抢走。

白司乔把两人推出去,顺便给他们两个开了阴阳眼,“抚养费的问题我会再找你,今天就说你上门抢孩子的事,你女儿刚死没几天,你就这么欺负她妈,打她弟弟,不怕她晚上去找你们吗?”

男人就感觉这狭小的房间里突然变得阴森森的,这俩孩子他从小就没怎么管过,孩子跟妈妈的感情确实很深。

更何况有这俩人在,今天讨不到便宜,男人悻悻的瞪了白司乔一眼,拉着还想闹的老太太,今天只能先回去,等他们走了再说。刘月这些年只知道养孩子,不懂什么法律,以后还有机会把孩子要回来。

谢一舟突然掐着手指头追到门口,“你头顶绿油油,你现在的妻子给你生的孩子不是你的,你马上就会再生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也不是你的,你这辈子当牛做马给别人养孩子,等你老了还是孤苦无依,只能去要饭。你会死在一个寒冷的冬日,翻垃圾桶找饭的时候被野狗咬死。”

“你……”男人气的停下脚步,想回来揍他,看到白司乔举着手机,好像又在录像,他停下来,嘲讽的冷笑一声,“你说的是你自己吧!再胡说八道我就报警抓你!”

谢一舟认真的说:“我说的是实话,他为什么不信呢?”

白司乔:“因为他是坏人,坏人就是不愿意相信好人。”

谢一舟惊呆了,“好有道理!不愧是乔哥!”他喊道:“你不信就算了,你个绿毛怪,你要倒大霉了,你这几天会开车开进江里,变成瘸子!”

男人气的脸色涨红,连老太太都想回来挠他,看到白司乔举着手机录像,男人不想再惹麻烦,拉着他妈气冲冲的走了。

白司乔忍笑,谢一舟这张嘴,早晚得挨揍!

很快,白司乔的好多粉丝都留言,提供了不少情绪值,白司乔又在系统里兑换了两万块钱给刘月,“四万块钱,够你做点小本生意了,既能赚钱又能照顾孩子。”

刘悦难过的直哭,陌生人对她有这么大的善意,和她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却如此的狠心,他知道她的所有弱点,把她伤的体无完肤,让她陷入绝望中,逼着她活不下去。

白司乔和谢一舟冷静的看着她哭,“哭够了以后就是新的生活,以后靠你自己了。”

一直等到半夜,床底下发出咚咚咚的声音,白心宇激动的说:“姐姐来了!”

白司乔和谢一舟都坐了起来,终于等到了。

这声音他们也听到了,只有刘月,她看不见,听不着,着急的看着他们,“不是幻觉吗?小宇不是生病吗?”

让一个母亲看到自己心爱的孩子没有头,白司乔觉得挺残忍的,没有给她开阴阳眼。“我们先看情况,这是给白心宇治病的过程。”

刘月张了张嘴,想问又不知道问什么,只能着急的跟着一起等。

咚咚咚的声音越来越近,紧接着就是悉悉嗦嗦的声音,白司乔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小孩,慢慢的从床底下爬出来。

白司乔现在知道为什么弟弟不害怕无头的姐姐了,因为这小姑娘只是没有头,身上很干净,没有血,以弟弟的身高,根本就看不到姐姐的脖子上面是什么,只看到姐姐像机械的木偶,动作慢吞吞。

“弟弟,我找不到头了,告诉妈妈,我找不到头了……”

白心宇一脸求助地看向白司乔,“你看见我姐姐了吧!你看见了吗?她就在这里!”

白司乔点了点头,看见了,看的很清楚。

刘月激动的问:“你们什么意思,你们看见什么了?你们都看见了吗?”

谢一舟直接给她开了阴阳眼,“这不是就在这儿吗?”

刘月看到女儿这副模样,激动的跑过去,崩溃的问:“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头呢?我女儿的头呢?不可能的,我女儿已经死了!”

刘月的三观都裂了。

谢一舟:“所以你看见的是鬼啊。”

白司乔扶额,他现在都想打谢一舟一顿,一点都不懂说话的艺术。

小女孩这时候才发现家里还有外人,害怕的想跑,白司乔拦住她,“别走,你弟弟找我们来帮你找头,你头是什么时候丢的?”

谢一舟认真的说:“应该是在火葬之前丢的,从魂魄上看,她的灵智不全。人有三魂七魄,有一魂藏在头里,她的头被人带走了,藏在头里的一魂也被带走了。”

刘月想抱住女儿,却接触不到,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她有气无力的道:“送去殡仪馆的是我亲戚,回来的时候拿着合同的,送去的时候孩子是完整的。”一想到自己小女儿死了,还有人把她的头偷走,刘月心痛的喘不上气来,脸色煞白,坐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白司乔走到小女孩身边,认真的说:“我看到你的头了,在你爸爸家里。”

刘月紧张的问:“你这是……”

白司乔把她扶起来,“孩子闲着也没事,自己去找找呗,我们去殡仪馆找,她去你前夫家找,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明天再联系。”

佳佳一心找自己的头,一听在她爸爸那里,转身就从窗口飘走了。

白司乔带着谢一舟去对面酒店住下,愉快的睡觉去了。刘月睡不着了,刘月的前夫更睡不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